警惕乡村地下教会蔓延 选自《中国妇女报》

一处乡村教堂。

5月28日,山东烟台招远市“麦当劳”发生的一起命案震惊全国。据公安部查证,嫌犯均系“全能神”邪教成员。我们在乡村调查时发现,邪教的传播,与地下教会的蔓延密不可分。地下教会虽不完全等同于邪教,但往往带有偏邪教色彩,其蔓延值得包括正规教会在内的全社会警惕。

建设一个和谐健康的中国教会是正规基督教的不懈目标,但与“正规”教会相对,还有很多“不正规”教会,一般称之为地下教会。

地下教会的特点

秘密性 正规教会的聚会点一般都会公开,其日常运作和传道情况要向上汇报,片区领导也会每年定期检查。而地下教会多在家庭聚集,显得极其秘密。我们在江苏宿迁调查时,发现该村有4个教会,其中只有1个是正规点,教堂的堂委也愿意接受访谈;其他三个都是神神密密的,我们找村干部联系多次,终于有一个愿意私聊,但在一些问题上很是支吾,其他两个则根本拒绝采访。

地下教会的人很怕其他教派对自身进行传教,如果不是同个派别,基本不会往来,即使是同一派别,也只能参加其活动,但绝对不允许教徒叛离本教。

邪教性 地下教会不能地上化,主要是村民的排斥,及其聚会活动本身的偏邪教色彩。我们在江苏宿迁调查时,发现不少教徒借耶稣的名义圈钱,有的家属百般苦劝, 也难以阻挡其“奉献”的动力,有些教会头目也因此发了财。其中一个婆婆家境很一般,生活也很拮据,但她省吃俭用,偶尔去拾荒,也要保证每月向神奉献10元钱。我们调查的河南信阳农村,有个妇女搞了个家庭教会,表面上讲信主教学好,可是谁要和她有矛盾,她会背后攻击别人,搞家庭教会两年多,她家就盖了二层楼,邻居讶异她还致了富。

除开物质上的邪教性,地下教会在理念上也有创造。还以江苏宿迁为例,地下教会的传播内容源于圣经,开始多是引经据典,教人向上的温情话,后来逐渐发展出一些自己的内容。我们调查时发现,有个别教会印有自己的宣传小册子,内容与圣经有诸多不一致。

封建性 地下教会宣传其好处,主要是说其能治病消灾,信教能升天堂,不信教有报应等。我们调查的河南信阳农村,村里流传着不少信教能治病的故事。有个媳妇很孝顺,她的婆婆69岁,得了高血压,当时很厉害,家里也没有钱医治,她在亲戚的建议下信了教,婆婆没打针没吃药,没想到后来就好了。而她 78岁的老父亲很信教,后来觉得太麻烦,就没有再信了,没过多久就查出食道癌去世了。她在教会的引导下认为,父亲的“离奇”死亡主要是不信教导致,她越发地信教了。

地下教会的传播机制

通过日常生活传播 在河南信阳农村,地下教会很多,教派纷争厉害。有些村民无所顾忌地传教,我们访谈一个妇女时,她没讲多久就给我们切西瓜、倒开水,然后话题一转,讲到她以前的悲催事,显得很是悲怮欲绝,但一讲到信教,她眼睛一亮,不但给我们发放册子,而且号召学习基督文化,言语间很是开朗热情。

在江苏宿迁农村,有些地下教会帮助鳏寡孤独,支持村级公共事务,国家有灾害时也会捐助,以使自己获得村民的认可。2011年有个妇女被火烧伤,村干部找到教会,希望其献爱心。堂委就带头,要求大家奉献,60~70个教徒很快筹集来3000元,他们后来逢人说,自己是与社会主义相结合。村里想将土路改成水泥路,就要用一事一议的办法筹钱,教会认堂委不仅号召教徒尽快交钱,而且做宣传的势头比村委会还高。

通过亲缘关系传播 这里所说亲缘关系不仅包括血缘关系,也包括地缘关系和朋友关系,只要能有利于福音传播的,教徒都会想尽办法。为何教徒有如此传教动力?主要原因在于,教会头目宣传说,只有多传福音,让更多的人得救,自己才能上天堂,且能使家人也上天堂。

在村庄里,信教的主要是老人和妇女。她们传道的方式,一是熟人关系网络,二是通过代际关系传播。

有些教会在传教过程中逐渐发现培养新生力量的重要性,他们会想一些办法拉拢年轻人去信教。影响人之一就是尚未懂事的小孩。现在不少农村都是留守老人或留守妇女带着小孩。教会头目似乎发现了小孩的潜力,他们不仅不排斥小孩,还会让小孩进来玩耍。有些小孩十多岁,不仅懂得教义,而且对教会很虔诚,一般人要想改变其幼小的心灵认识很是困难。

通过宗教性来传播 作为一种宗教,不管正邪,地下教会都有宗教的四个特征:教义、仪式、聚居地、宗教体验。我们调查的不少村庄,村民能很熟练说出信教的好处,一是教人学好,二是保家庭平安,三是信教开心。其信心来源主要是传播者的言传身教。

地下教会最能让人笃信的技能是“做见证”。即通过一个具体的人讲述具体的经历来证明信教大有助益,主要是讲述她信教前后的变化。宗教体验的奥秘在于, 每个人都会用信不信教来还原以往生活。我们调查的河南信阳一个妇女,她的妯娌是个教会头目,老劝她信教,她那时天天为女儿的病况祈祷,后来女儿的病好了, 她又听了一些人做见证,就更加信了。

警惕地下教会的传播

大部分地下教会之所以地下化,多数是因为难以地上化,它们要回避宗教局管理,回避其他教派的干扰,它们都有某种“不正规”的因素。

与民间信仰争夺发展空间 本来传统信仰是有不少意义寄托的,只要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,加强基层文化组织建设,使农民逐渐形成文化自觉,批判性地继承传统文化,农村文化也能够走上良性发展轨道。现在的问题是,农村公共文化建设比较薄弱,地下教会则利用了农村结构变迁与价值变迁的缝隙,迅速渗透和传播。

与基层组织争夺农村阵地 与地下教会的强发展冲动相比,现在的基层组织显得疲软。不少村庄规模上千人,但村干 部只有4~5个人,且村庄没有什么集体收入。

我们在调查中发现,地下教会解决村民纠纷,互相争夺地盘,介入村级治理,影响村民世界观,所以,农村地下教会的管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期待更多人能关注农村社会。(刘锐)(作者为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生)

相关资料
aaa 《中国妇女报》2014年6月8日 A3版《警惕乡村地下教会蔓延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