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松取一个拍开看了,叫道:“酒家,这馒头是人肉的,是狗肉的?”那妇人嘻嘻笑道:“客官,休要取笑。清平世界,荡荡乾坤,吃狗肉便有人到官府厮闹,吃猪肉又抵不住田庄大户上门责骂,牛羊肉还需师父念经,小店哪有那许多孝敬。还是人肉爽利些。

武松又问:哪来的人肉? 那妇人不禁莞尔:上次杀狗后,被一群人围堵店门…… 武松怒到:几个矬尔鸟人太放肆,要是让俺遇到,就要问问他们是不是比老虎抗揍…… 那妇人掩面而泣:我只好认错道歉,把他们请进来,做了肉馅…

再说了,这人肉衙门也不查,不过略打点些。本店利薄,只好入了基督的连锁,少不得再卖些福音,勉强维持生计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