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最苦难的劳动妇女,学业不能完成的女童,被侵害的留守儿童都被漠不关心。这些女权之声只会以微博、知乎为战场,围着房子车子、男朋友送的口红型号大发厥词,上蹿下跳。二十世纪初无数妇女涌上街头,在共产国际运动和美国工会推动下设立的国际妇女节,也要改成“女神节”“女王节”“女生节”来消费,唯恐和“衰老贬值”的妇女二字沾上边。

所以有这种大型组织诱骗洗脑少女给洋垃圾奸淫并从中牟利,我是毫不稀奇的。

一个社会在谈论女权或者说平权的时候,本应该紧紧抓着女性就业率、受高等教育率、农村女童营养水平、女性就业歧视,而不是只围绕着房子写谁的名字、两百块钱的生日礼物该不该分手。我们国家在最鸿蒙黑夜的年代中依然诞生了秋瑾、何泽慧、谢希德、林巧稚。你们这些曾经十年寒窗,一本二本、985 211毕业的姑娘们,可是中国人民共和国的栋梁啊!!
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68809399/answer/341951700

武松取一个拍开看了,叫道:“酒家,这馒头是人肉的,是狗肉的?”那妇人嘻嘻笑道:“客官,休要取笑。清平世界,荡荡乾坤,吃狗肉便有人到官府厮闹,吃猪肉又抵不住田庄大户上门责骂,牛羊肉还需师父念经,小店哪有那许多孝敬。还是人肉爽利些。

武松又问:哪来的人肉? 那妇人不禁莞尔:上次杀狗后,被一群人围堵店门…… 武松怒到:几个矬尔鸟人太放肆,要是让俺遇到,就要问问他们是不是比老虎抗揍…… 那妇人掩面而泣:我只好认错道歉,把他们请进来,做了肉馅…

再说了,这人肉衙门也不查,不过略打点些。本店利薄,只好入了基督的连锁,少不得再卖些福音,勉强维持生计。